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一代魔女王熙凤

一代魔女王熙凤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
  众所周知,王熙凤在奴才们面前是很有主子意识的,可后来怎么走上虐待之路的呢?这话就要从刘姥姥来大观
园说起了。


  刘姥姥初来大观园,见到贾老太太就要跪拜,贾老太太不让,说两家是朋友关系,不用拜谁,又安排她去「凤
辣子」那里住。刘姥姥喜出望外,以为要享几天轻福了,可她不知道一场大祸就要降临到她身上了。


  自从贾老太太把接待刘姥姥的任务交给凤姐后,凤姐就一直不高兴,心想一个乡巴佬还要我接待,于是就对刘
姥姥很反感。可正在此时,刘姥姥参观完大观园来住宿了,见到凤姐高兴的叫了一声:「凤丫头,姥姥我来了。」


  凤姐一听火了,白了刘姥姥一眼,转身对丫鬟说了句什么,丫鬟点头出去了。


  随后,只听汪汪几声,两条大狼狗冲刘姥姥扑来。刘姥姥即吓的抱头鼠窜,可还是被狼狗扑倒咬住,刘姥姥想
爬起来跑,但她的岁数和所受的惊吓都来不及站起来了,拼命的向前爬去,笑的凤姐和丫鬟们前仰后合。


  接着,凤姐走上前止住狗,刘姥姥这才松了口气,坐在地上说:「凤姑娘呀,快把这狗弄走吧,可吓死我了,
哎呦。」


  凤姐哼了一声,用手一指,那狗又飞扑过来,刘姥姥惨叫一声,转身又爬,到了屋门口,凤姐正在关门,想把
刘姥姥和狗关在院子里。刘姥姥见门马上就要关了,趁凤姐不注意,刺溜一下从凤姐跨下的缝隙钻进屋去,正好门
也关上了。


  这一钻本是刘姥姥无意做出的,可做者无心受者有意,就在钻的那一刻,凤姐突然感到一份莫名的冲动,一种
舒心的畅快。正是这一钻,把凤姐心里潜藏的虐待欲望激发了出来,奠定了她两人的关系基础,也是刘姥姥沦为被
凤姐奴役命运的正式开始。


  刘姥姥惊魂未定的坐在地上,嘴里喘着粗气,只听见四周哈哈大笑声。她还在幻想是丫头们在给她开玩笑,就
也跟着笑了起来,说:「凤丫头啊……」


  还没说完就被凤姐朝脸上吐了一口口水。一个丫鬟走过来,踢了刘姥姥一下说:「老东西,叫我们奶奶什么!
见了我们奶奶也不跪下磕头,不想活了!」又转身对凤姐说:「奶奶,让我们几个教训教训她,教教她规矩吧。」


  凤姐点头出去了,刘姥姥诧异的看着这一切,不知道怎么回事。随后那几个丫鬟便对刘姥姥拳打脚踢,打的刘
姥姥嗷嗷直叫,直到刘姥姥对她们几个磕头求饶才住手。她们让刘姥姥叫凤姐为凤姑奶奶,见到凤姐要跪下不停的
磕头,而且凤姐要她干什么就得干什么。


  一会儿,凤姐笑吟吟的回来了,坐到了椅子上,叫丫鬟把刘姥姥带出来。刘姥姥快跑到凤姐面前扑通跪下,磕
头如捣蒜,还一边叫者:「凤姑奶奶,凤姑奶奶」凤姐听后高兴的「呵呵」大笑起来,脸上乐开了花。又低头看着
还在不停磕头的刘姥姥,兴奋的享受着。凤姐稍微平静了一下,说了一声「好了」,刘姥姥才停了下来,低着头不
敢看凤姐。


  凤姐伸出右脚托起她的下巴:「哼,知道你姑奶奶的厉害了吧。」


  「知道了,姑奶奶…………再也不敢了!」


  「恩,你叫什么?」


  「回姑奶奶,我叫刘姥姥」


  「干什么来了」


  「老太太让我来住,不不,伺候姑奶奶几天」


  「吆,哼哼,小嘴挺甜的,那你就伺候伺候我吧。我让你干什么就得干什么,而且这件事不许跟其他人说,更
不许逃走,要是耍花样的话我叫人杀你就象踩死个臭虫一样,听到了吗!」


  「是,姑奶奶,绝对不敢!」


  「这就对了,看你刚才一直爬,还钻我的裤裆,像哈巴狗一样,给你改个名就叫狗儿吧。」


  刘姥姥马上磕头谢过,还配合的「汪汪」叫了几声,引得众人又哈哈大笑起来……


  凤姐喜得狗儿的头几天,由于不知道干什么好,很苦恼。但凤姐是欲望很盛而且想象力很丰富的女人,没过几
天就想出许多花招来折磨刘姥姥满足自己。


  因为最令凤姐兴奋的是那次钻裤裆,所以凤姐给刘姥姥定了一个规矩:在凤姐家无论什么时候看到凤姐,都要
立刻从凤姐的裤裆下钻过去。刘姥姥听后不敢造次,果然是见一次钻一次,开始时经常碰到凤姐的腿甚至差点令凤
姐摔倒,换来得当然是一顿拳脚了,可只有几天的工夫,钻裤裆的技术已经被刘姥姥练的非常熟练了,就象是她的
本能一样!


  如果是正面看见凤姐,钻起来是比较好钻的,但有时是看到凤姐的背影,那么刘姥姥就跟在凤姐后面爬着,一
见凤姐迈腿分出空挡马上把头钻进去,刘姥姥的头和凤姐的腿的摩擦使凤姐知道了是狗儿,便稍停脚步先让她钻过
去,刘姥姥也迅速熟练的接着钻过去,整个过程完全没有碰撞只有轻轻的摩擦,已经练的炉火纯青了!


  当然也有没钻过去的时候,原因可能是凤姐迈步子小了,头刚一伸过去就被大腿夹住了,不过不要紧,因为这
使凤姐又发现了新玩法——骑在刘姥姥脖子上并夹紧。凤姐就是凤姐啊,就连吃饭都利用上了,她让丫鬟把椅子拿
掉,又让刘姥姥拿把马扎坐在饭桌前,自己一下跨骑在刘姥姥头上,双脚正好刚刚离地,没有了一点点的负担。凤
姐舒服极了——被无比柔软的人肉垫驮着,并伴随着轻微的上下抖动。这样,凤姐一边享受着下边从失重到超重再
到失重的强烈刺激给下体带来的快感,一边喝着玉酒吃着山珍,脸上挂着陶醉的笑容,不自觉的将两腿夹的更紧更
紧……


  后来刘姥姥就成了凤姐的专用椅子,不论是化妆、吃饭还是没事坐着喝茶,只要是坐就一定由刘姥姥驮着,有
时一驮就是一天。凤姐觉得奇怪问了:「狗儿啊,你这把年纪了力气还挺大的嘛。」


  刘姥姥说:「回姑奶奶,我们庄户人干力气活惯了,再说姑奶奶你很轻啊。」


  凤姐笑着说:「如果这样的话,你就老驮着我吧,我也不用走路了,就骑着你吧。」


  刘姥姥很后悔,但只能装笑脸磕头说:「谢姑奶奶恩,能给凤姑奶奶当马骑是狗儿我前世修来的,请姑奶奶上
马。」


  凤姐抿嘴一笑,跨上刘姥姥的背坐上去,两腿一夹「驾」,刘姥姥便飞快的向前爬去,还不忘取悦凤姐,故意
把身体弄的一掂一掂地让凤姐高兴,还说:「凤姑奶奶啊,你骑狗儿舒服吧,我生下来就是给你骑的呀,狗儿真想
让你骑一辈子啊,嘿嘿。」


  「哈哈哈」背上传来凤姐爽朗的笑声。后来凤姐觉得不好控制方向,便做了一根缰绳让刘姥姥咬着,完全按照
真的骑马方式骑刘姥姥。凤姐训了几天马,马儿已经很懂规矩了,只要凤姐在刘姥姥面前转身叉开腿,就说明凤姐
要骑马去哪里了,刘姥姥就会马上咬住缰绳,钻进凤姐的跨下,凤姐就会骑上去拿起缰绳双腿一夹喊一声「驾」,
刘姥姥就会飞快的向前爬去。遇到岔路,凤姐拉绳子转向,如果不拉绳子,刘姥姥是不能私自转向的,就是头要撞
墙了也要一直向前爬。


  当然凤姐是菩萨心肠,如果不是要惩罚刘姥姥的话一般是不会要她撞墙的。


  到了地方,凤姐会两手拉缰绳喊一声「驭」,刘姥姥就停下了。经过这一段时间的驯化,平时基本的东西都灌
输给刘姥姥了。凤姐享受了几天经严格驯化才得到的成果,同时也是对刘姥姥前一个时期训练的考察,发现刘姥姥
已经可以很好的伺候自己了,心里顿时很感安慰。可是,以后再做什么呢?


  凤姐当然不会满足于此的,凤姐是个向来对自己高标准、严要求的人!


  说说刘姥姥在凤姐家住的情况吧。别看刘姥姥在凤姐那里的地位卑贱,但她


  吃的一点也不差,是凤姐吃剩的饭。丫鬟们把饭菜装在一个狗盘里放在门后,凤姐骑着刘姥姥过去,把刘姥姥
脖子上的绳子栓在门上,让刘姥姥趴着像狗一样的吃。狗儿吃食这段时间凤姐是不会打扰的,一般去喝茶去了。


  为什么凤姐对刘姥姥这么好呢?这主要是凤姐心肠好的缘故,还有捎带着的一点点原因是由于刘姥姥一天到晚
要被当马骑、当凳子坐、还要爬着走什么的,都是重体力活动,她又是庄户人饭量大,如再吃不饱的话凤姐怕她体
力不支。睡觉的地方凤姐安排在自己床下。


  一天晚上凤姐要睡觉了,刘姥姥躺在床下,凤姐照旧坐在床边等丫鬟端来洗脚水,一丫鬟端来水后刚要伺候凤
姐洗脚,突然看见洗脚盆旁边躺着的刘姥姥。


  丫鬟心想:我得想个办法以后让刘姥姥换下我伺候凤姐洗脚。便在凤姐耳边说:「奶奶,听说她会给人揉脚,
可舒服了,她以前做按摩很出名的。」


  凤姐当然知道丫鬟的心思,但她没有点破,因为丫鬟的这句话提醒了凤姐什么。凤姐一跺脚,说道:「狗儿啊,
出来。」


  刘姥姥爬出来磕头说道:「姑奶奶,什么事?」「从今天开始你给我洗脚,洗完后按摩,听到了吗?」


  「可是姑奶奶,我不会按摩啊,你还是找别人吧,呵。」


  凤姐听后,照她头就是一脚:「狗东西,敢顶嘴,让你干你就干!」


  刘姥姥害怕了,赶紧爬起来跪回去拼命磕头说:「凤姑奶奶饶命,凤姑奶奶饶命,狗儿再也不敢了我干我干。」


  「饶你这一次,快洗吧」


  「诶!」


  刘姥姥这才松了一口气,把凤姐的两只脚分别轻轻地脱下鞋袜放在水中。原来凤姐并未缠足,可是脚本来就很
小巧,红突突的,而且形状很好看。刘姥姥开始用自己粗糙的大手搓洗着凤姐的美足,洗完后擦拭干了轻轻地放在
床边,凤姐先躺一会,刘姥姥去倒掉洗脚水。


  等刘姥姥爬回来后,按摩就要开始了,凤姐重新坐起来,把腿横放在床上,露出两只脚丫,刘姥姥跪在床前,
轻柔着凤姐的脚,还嬉皮笑脸的想讨好凤姐。


  凤姐身体向后仰,倚在被子上,可她觉得揉脚并不舒服(当然了,有了刘姥姥这个坐骑,一天也走不了几步路),
又寻思干点别的了。凤姐看到刘姥姥的脸很靠近自己的脚,就把闲着的右脚抬起,用脚趾头蹭刘姥姥的鼻子,刘姥
姥马上就本能的避开了,凤姐觉得很好玩命令道:「把脸伸过来。」


  刘姥姥只能照办,还得带着笑容,凤姐索性用脚趾头在刘姥姥脸上揉搓开了。


  凤姐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了,不由的仰面一笑,灵机一动说:「张开嘴,给我舔舔脚。」


  「凤姑奶奶,我……」


  「舔!!!」


  刘姥姥一害怕张嘴一伸,结果一下子把脚指头全含在嘴里了。凤姐「呵呵」


  地笑了起来,说:「好吧,那你就把我两只脚全舔一遍。」


  刘姥姥就开始跪着舔起来,舔的很卖力,无论脚趾、脚趾盖、脚趾缝、脚掌、脚背、脚后跟还是脚踝都舔的油
亮油亮地。凤姐躺在床上享受着,当舌头在脚趾缝里来回游走时的感觉让凤姐很喜欢,再看看自己的脚,凤姐发现
刘姥姥舔的比洗脚洗的还要干净,就调皮的问刘姥姥:「我的脚好吃吗?哈哈哈!」


  刘姥姥知道自己以后都得用嘴给凤姐洗脚了,再怎么样也没法改变,不如说好听的吧,于是说道:「回姑奶奶,
你的脚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


  「哈哈,恩,好,我以后就不用洗脚了,每天晚上你都给我舔干净它。还有,舔完后要用清水泡一下我的脚,
再用这清水洗袜子,之后这盆水就赏给你喝了,你每天喝水要先喝这盆水,不够喝才能喝清水,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