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新绝代双骄前传

新绝代双骄前传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春日的午后,和风送暖,桃花飘香,移花宫的弟子不是偷闲在睡觉,就是呼朋引伴的出去玩耍,院子里静悄悄的,看不到人影。
  二公子燕南天向父亲和母亲请过安后,也悄悄溜出宫外,独自一人向后山走去。
  蜿蜒曲折的溪水,顺着山脚涓涓地流着,涤荡着横在水中的巨大卵石,激起玉珠一般的水花,四下飞散,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溪谷的斜坡上,长着茂密的桃林,艳如红云;四周是短短的、天鹅绒般的草地,山谷里静谧而安详。
  一个美貌的妇人坐在堤岸上,无聊地玩着水,像是在等他的到来。
  她很有风韵,浑身上下都透着成熟女人的妩媚迷人。她没有浓妆艳抹,但是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纱衣,隐隐约约露出里面墨青色的肚兜儿和一身雪白的肌肤,足够惹动男人的春心。
  听到燕南天的脚步声,美妇人侧过身来,风情万种地朝他微笑。
  乌黑的头发,红红的嘴唇,晶亮的眼眸,小巧的鼻子,构成一个极美的脸庞……燕南天走过去,温柔地从后面抱住她,双掌一齐向上翻出,在裙衣外握住她丰盈的双乳。
  一阵特殊的香气扑入燕南天鼻中……他感受到一种荡气回肠的舒畅……“想我吗?”他轻轻地在她的耳边问,他的声音对女人来说绝对有夺魂摄魄般的魔力。
  “讨厌啦……”美妇人的声音甜甜的,像少女一样轻柔,但是又充满了磁性,很好听, “你这小没良心的……昨儿个到哪里去了,找你也找不到?”
  燕南天没有回话,只是轻轻地吻着她的脸。
  “大概是身边又有了别的女人……把我这个老太婆忘记了吧?”美妇人幽幽的笑着,温柔地回吻。
  “哪里的话?南天时时刻刻都在想念姐姐,想得快发疯了。”燕南天握着双乳的手逐渐用力,灵活地揉搓着乳尖。
  美妇人柔顺地靠在燕南天的怀里,美目流盼,轻叹道:“你不要骗自己,移花宫有那么多可爱的女孩子,你为什么要喜欢我这个老太婆?”
  “可是没有哪个女孩子像姐姐这样美丽、热情……”燕南天在美妇人的耳根悄悄吐着气,“南天喜欢姐姐,喜欢得不得了……”
  “嘴贫!”
  美妇人身子一软,脸色绯红,秀眸含春。
  燕南天脸上浮起迷人的微笑,将自己的嘴压上她的樱唇,用舌尖不停地舔舐。她的嘴唇透出一种钻心入肺的馨香,让人觉得十分受用。
  “唔……”
  美妇人激烈地回吻,她的灵舌也在他的口中逐渐扩张,温热的津液流入他的口中,就像甘美的琼浆玉液一样,很甜。
  美妇人的身躯被燕南天抱得更紧了,燕南天强有力的拥抱使她浑身酥软。她开始难以自持,只能像壁虎一样紧趴在燕南天的胸前。她要从这散发着男性热流的躯体上去领略和享受年轻男人的雄壮和爱抚,那是她非常渴望的东西。
  燕南天不停地吻她,他已经掌握了主动并且逐渐占据上风,美妇人起先的激烈开始变得柔和,她闭着一双美目,俏脸嫣红,享受接吻的亲昵。
  直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地分开紧贴的嘴唇。
  美妇人娇笑着说:“你很有技巧……嗯……姐姐很喜欢……”
  燕南天低低地问道:“我的功夫,比起别的移花宫弟子如何?”
  美妇人双颊泛红,将一双秀目,斜睨着燕南天,笑了一笑,不肯回答。
  燕南天又抱了她的娇躯,连连追问,谁知美妇人竟反问道:“那你那些小情人呢?我和她们比起来,又怎么样?”
  燕南天嘿嘿一笑,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那些小女孩,怎么比得上姐姐你这样销魂蚀骨呢?”
  “坏小子……就会讨人家的欢心!”美妇人吐气如兰,连声音都带着香味儿,身体像蛇一般地扭动,一双凝脂的玉手不住地抚过燕南天的头发和脸颊,“你的小模样就是讨人喜欢,不然姐姐也不会这么欣赏你……”
  一面说着,一面又像回忆起甜蜜的往事。
  × × × × × × × ×燕南天这位公子,在长相方面,生得非常出众,面如冠玉,两条微向上挑的浓眉舒展着,直挺的鼻子,配一张红嫩的嘴,的确称得上一表人才。
  而且他的智慧,更是少有人能比,加之他勤奋好学,武功造诣在年轻一辈中,已经罕有敌手。才学方面也还不错,无论是琴、棋、书、画,可说是样样精通。
  和看来诚实的面貌相反,燕南天对性交有相当不错的技巧,因为是移花宫的大公子,人又长得帅,因此很受女孩子的欢迎。在对付女人方面,他有一套了不得的功夫,很自然的,每个投怀送抱的女人都曾在床上发出喜悦的声音。


  眼前这个美女是他的亲生姐姐燕南玉,五年前他们的感情就已经好得逾越了姐弟大妨。
  那一年丈夫刚刚不幸去世的燕南玉从夫家搬回移花宫,幽居在宫后的别院里,心情坏到了极点。十五岁的燕南天很懂事地常常去看她,陪她聊天、逗她开心。在他们单独相处的活跃气氛下,燕南玉渐渐忘记丧夫之痛,人也变得开朗起来。
  一天吃过午饭后,父亲和母亲都出门去了,燕南天练剑练得有些累,便去找姐姐南玉聊天。
  “啊……啊……”
  从姐姐的卧房传来奇妙的声音。
  燕南天如同被铁棍在后脑重击。他已经成年,当然知道在姐姐的卧房发生什么事。
  “啊……唔……”
  好像受到恼人哼声的吸引,燕南天比刚才更悄悄地走近窗户,舔破窗纸向里偷看。
  看到并没有放下纱帐的玉床,夏天的强烈阳光能清楚看到房内的情景。
  燕南天的视线立刻被床上的裸体吸引,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到悲痛,心脏好像要爆炸,越看清楚里面的情形,身体就越像受到捆绑般不能动。
  “啊……”
  姐姐和男人在拥抱,像野兽一样身体交缠,淫荡地热吻。
  那个男人是移花宫众弟子中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名叫魏无牙。
  姐姐一定是趁没有人在的时候,和魏无牙偷偷幽会,然后两人发生关系。
  燕南天瞪大眼睛凝视床上的男女。
  姐姐压在赤裸的魏无牙身上接吻,看到姐姐雪白的后背,犹如水蜜桃的屁股沟,形成一条黑影。隐约看到大腿根上的秘园。
  不久后,姐姐让魏无牙仰卧,自己采取狗爬的姿势,然后反转身体,双手握住男人勃起的阴茎。接着,把发出黑红色的龟头吞入囗中。
  魏无牙的手伸向姐姐的屁股,用手指在神秘花园上抚摸。
  啊……姐姐的阴户被那个猥亵男人的肮脏手指玩弄……从燕南天的位置看不清魏无牙的手指,只能看到配合魏无牙手指淫荡扭动雪白屁股的姐姐的裸体。
  魏无牙的手指开始上下用力活动。此时,姐姐的后背弯成弓形,长发披散在雪白的后背上。她把垂下的长发撩到耳后,继续吸吮坚硬的肉棒。
  燕南天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几乎不能思考。
  不久后,姐姐从嘴里吐出肉棒,随即改变身的方向,跨在魏无牙的裸体上。两人比先前更紧地拥抱,贪婪的热吻,舌头和舌头互相纠缠。
  没多久,魏无牙和姐姐的身体翻动,魏无牙骑在姐姐的裸体上。
  魏无牙握住自己的肉棒,龟头顶在肉洞口上,在那里旋转游动。
  姐姐毫无羞耻心,上气不接下气的抱紧男人的身体,完全不像燕南天平日所认识的那个温柔贤淑、气质高贵的女人。
  魏无牙的肉棒插入姐姐的阴户内,然后下半身开始起伏,做起抽插运动。
  姐姐的白嫩大腿因为魏无牙的抽插运动,开始微微摇动,大概是有强烈的性感,用力的向左右摇头。
  “唔……好……”
  “大小姐,那里好?”
  “啊……不要……羞死了……”
  “你要说,不说我可要拨出来。”
  魏无牙要南玉说出淫荡的话。
  泪水从燕南天的眼里掉下来。
  南玉大概做梦也想不到弟弟从窗外窥视,呼吸急吸,不顾羞耻,配合男人的动作扭动屁股,想获得更大的快感。
  “啊……唔……好……阴户真好……啊……我的阴户快溶化……”
  燕南天几乎咬破嘴唇。
  心爱的姐姐南玉被猥亵的男人压在下面,肉棒还插在阴户内,而且从姐姐嘴里说出淫荡的话,表现出淫荡的快感。
  魏无牙的动作更快速,姐姐的双腿夹住魏无牙的屁股,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声,终于达到高潮。
  燕南天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用力闭紧眼睛,但刚才到的情景,仍旧留在脑海里抹不去。
  天!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春日的午后,和风送暖,桃花飘香,移花宫的弟子不是偷闲在睡觉,就是呼朋引伴的出去玩耍,院子里静悄悄的,看不到人影。
  二公子燕南天向父亲和母亲请过安后,也悄悄溜出宫外,独自一人向后山走去。
  蜿蜒曲折的溪水,顺着山脚涓涓地流着,涤荡着横在水中的巨大卵石,激起玉珠一般的水花,四下飞散,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溪谷的斜坡上,长着茂密的桃林,艳如红云;四周是短短的、天鹅绒般的草地,山谷里静谧而安详。


  一个美貌的妇人坐在堤岸上,无聊地玩着水,像是在等他的到来。
  她很有风韵,浑身上下都透着成熟女人的妩媚迷人。她没有浓妆艳抹,但是穿了一件半透明的纱衣,隐隐约约露出里面墨青色的肚兜儿和一身雪白的肌肤,足够惹动男人的春心。
  听到燕南天的脚步声,美妇人侧过身来,风情万种地朝他微笑。
  乌黑的头发,红红的嘴唇,晶亮的眼眸,小巧的鼻子,构成一个极美的脸庞……燕南天走过去,温柔地从后面抱住她,双掌一齐向上翻出,在裙衣外握住她丰盈的双乳。
  一阵特殊的香气扑入燕南天鼻中……他感受到一种荡气回肠的舒畅……“想我吗?”他轻轻地在她的耳边问,他的声音对女人来说绝对有夺魂摄魄般的魔力。
  “讨厌啦……”美妇人的声音甜甜的,像少女一样轻柔,但是又充满了磁性,很好听, “你这小没良心的……昨儿个到哪里去了,找你也找不到?”
  燕南天没有回话,只是轻轻地吻着她的脸。
  “大概是身边又有了别的女人……把我这个老太婆忘记了吧?”美妇人幽幽的笑着,温柔地回吻。
  “哪里的话?南天时时刻刻都在想念姐姐,想得快发疯了。”燕南天握着双乳的手逐渐用力,灵活地揉搓着乳尖。
  美妇人柔顺地靠在燕南天的怀里,美目流盼,轻叹道:“你不要骗自己,移花宫有那么多可爱的女孩子,你为什么要喜欢我这个老太婆?”
  “可是没有哪个女孩子像姐姐这样美丽、热情……”燕南天在美妇人的耳根悄悄吐着气,“南天喜欢姐姐,喜欢得不得了……”
  “嘴贫!”
  美妇人身子一软,脸色绯红,秀眸含春。
  燕南天脸上浮起迷人的微笑,将自己的嘴压上她的樱唇,用舌尖不停地舔舐。她的嘴唇透出一种钻心入肺的馨香,让人觉得十分受用。
  “唔……”
  美妇人激烈地回吻,她的灵舌也在他的口中逐渐扩张,温热的津液流入他的口中,就像甘美的琼浆玉液一样,很甜。
  美妇人的身躯被燕南天抱得更紧了,燕南天强有力的拥抱使她浑身酥软。她开始难以自持,只能像壁虎一样紧趴在燕南天的胸前。她要从这散发着男性热流的躯体上去领略和享受年轻男人的雄壮和爱抚,那是她非常渴望的东西。
  燕南天不停地吻她,他已经掌握了主动并且逐渐占据上风,美妇人起先的激烈开始变得柔和,她闭着一双美目,俏脸嫣红,享受接吻的亲昵。
  直到两个人都喘不过气来,才依依不舍地分开紧贴的嘴唇。
  美妇人娇笑着说:“你很有技巧……嗯……姐姐很喜欢……”
  燕南天低低地问道:“我的功夫,比起别的移花宫弟子如何?”
  美妇人双颊泛红,将一双秀目,斜睨着燕南天,笑了一笑,不肯回答。
  燕南天又抱了她的娇躯,连连追问,谁知美妇人竟反问道:“那你那些小情人呢?我和她们比起来,又怎么样?”
  燕南天嘿嘿一笑,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说:“那些小女孩,怎么比得上姐姐你这样销魂蚀骨呢?”
  “坏小子……就会讨人家的欢心!”美妇人吐气如兰,连声音都带着香味儿,身体像蛇一般地扭动,一双凝脂的玉手不住地抚过燕南天的头发和脸颊,“你的小模样就是讨人喜欢,不然姐姐也不会这么欣赏你……”
  一面说着,一面又像回忆起甜蜜的往事。
  × × × × × × × ×燕南天这位公子,在长相方面,生得非常出众,面如冠玉,两条微向上挑的浓眉舒展着,直挺的鼻子,配一张红嫩的嘴,的确称得上一表人才。
  而且他的智慧,更是少有人能比,加之他勤奋好学,武功造诣在年轻一辈中,已经罕有敌手。才学方面也还不错,无论是琴、棋、书、画,可说是样样精通。
  和看来诚实的面貌相反,燕南天对性交有相当不错的技巧,因为是移花宫的大公子,人又长得帅,因此很受女孩子的欢迎。在对付女人方面,他有一套了不得的功夫,很自然的,每个投怀送抱的女人都曾在床上发出喜悦的声音。
  眼前这个美女是他的亲生姐姐燕南玉,五年前他们的感情就已经好得逾越了姐弟大妨。
  那一年丈夫刚刚不幸去世的燕南玉从夫家搬回移花宫,幽居在宫后的别院里,心情坏到了极点。十五岁的燕南天很懂事地常常去看她,陪她聊天、逗她开心。在他们单独相处的活跃气氛下,燕南玉渐渐忘记丧夫之痛,人也变得开朗起来。


  一天吃过午饭后,父亲和母亲都出门去了,燕南天练剑练得有些累,便去找姐姐南玉聊天。
  “啊……啊……”
  从姐姐的卧房传来奇妙的声音。
  燕南天如同被铁棍在后脑重击。他已经成年,当然知道在姐姐的卧房发生什么事。
  “啊……唔……”
  好像受到恼人哼声的吸引,燕南天比刚才更悄悄地走近窗户,舔破窗纸向里偷看。
  看到并没有放下纱帐的玉床,夏天的强烈阳光能清楚看到房内的情景。
  燕南天的视线立刻被床上的裸体吸引,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感到悲痛,心脏好像要爆炸,越看清楚里面的情形,身体就越像受到捆绑般不能动。
  “啊……”
  姐姐和男人在拥抱,像野兽一样身体交缠,淫荡地热吻。
  那个男人是移花宫众弟子中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名叫魏无牙。
  姐姐一定是趁没有人在的时候,和魏无牙偷偷幽会,然后两人发生关系。
  燕南天瞪大眼睛凝视床上的男女。
  姐姐压在赤裸的魏无牙身上接吻,看到姐姐雪白的后背,犹如水蜜桃的屁股沟,形成一条黑影。隐约看到大腿根上的秘园。
  不久后,姐姐让魏无牙仰卧,自己采取狗爬的姿势,然后反转身体,双手握住男人勃起的阴茎。接着,把发出黑红色的龟头吞入囗中。
  魏无牙的手伸向姐姐的屁股,用手指在神秘花园上抚摸。
  啊……姐姐的阴户被那个猥亵男人的肮脏手指玩弄……从燕南天的位置看不清魏无牙的手指,只能看到配合魏无牙手指淫荡扭动雪白屁股的姐姐的裸体。
  魏无牙的手指开始上下用力活动。此时,姐姐的后背弯成弓形,长发披散在雪白的后背上。她把垂下的长发撩到耳后,继续吸吮坚硬的肉棒。
  燕南天的脑海里一片空白,几乎不能思考。
  不久后,姐姐从嘴里吐出肉棒,随即改变身的方向,跨在魏无牙的裸体上。两人比先前更紧地拥抱,贪婪的热吻,舌头和舌头互相纠缠。
  没多久,魏无牙和姐姐的身体翻动,魏无牙骑在姐姐的裸体上。
  魏无牙握住自己的肉棒,龟头顶在肉洞口上,在那里旋转游动。
  姐姐毫无羞耻心,上气不接下气的抱紧男人的身体,完全不像燕南天平日所认识的那个温柔贤淑、气质高贵的女人。
  魏无牙的肉棒插入姐姐的阴户内,然后下半身开始起伏,做起抽插运动。
  姐姐的白嫩大腿因为魏无牙的抽插运动,开始微微摇动,大概是有强烈的性感,用力的向左右摇头。
  “唔……好……”
  “大小姐,那里好?”
  “啊……不要……羞死了……”
  “你要说,不说我可要拨出来。”
  魏无牙要南玉说出淫荡的话。
  泪水从燕南天的眼里掉下来。
  南玉大概做梦也想不到弟弟从窗外窥视,呼吸急吸,不顾羞耻,配合男人的动作扭动屁股,想获得更大的快感。
  “啊……唔……好……阴户真好……啊……我的阴户快溶化……”
  燕南天几乎咬破嘴唇。
  心爱的姐姐南玉被猥亵的男人压在下面,肉棒还插在阴户内,而且从姐姐嘴里说出淫荡的话,表现出淫荡的快感。
  魏无牙的动作更快速,姐姐的双腿夹住魏无牙的屁股,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声,终于达到高潮。
  燕南天失魂落魄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用力闭紧眼睛,但刚才到的情景,仍旧留在脑海里抹不去。
  天!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第二章
  此后一连几天燕南天都生活在恍惚中,练功时也差点走火入魔。他怀疑自己的亲眼所见,但那的确是已经发生的事实。
  燕南天暗恋姐姐南玉已有很多年。成年后的南玉总是爱穿雪白的宫装,高贵典雅,同时散发出女人的性感。面对这样美丽的姐姐,燕南天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态度来和她接触。他不停地在心里把她的衣服脱光,紧抱她的裸体,和她疯狂做爱,所以根本无法把她看成是自己的姐姐。
  姐姐出嫁的那一天,移花宫张灯结彩,每一个人都很高兴,燕南天却痛苦得心快要炸裂。他默默发誓,总有一天要让姐姐回到她的身边,做他的女人。
  姐夫的去世,本来给了他一个天大的好机会,谁知竟让魏无牙这小子捷足先登!
  他无法恨姐姐,姐姐终究是一个女人,女人都渴望得到男人的爱抚,也需要得到男人的慰藉。姐姐现在一个人生活,虽然吃穿不愁,但是她的身边没有男人,她一定很空虚、很寂寞,所以才会和魏无牙……燕南天这样想着,不自觉地又来到姐姐的门前。


  魏无牙今天没来,从屋里传来美妙的琴声。
  姐姐的琴艺很高,丈夫去世后本来已经很少弹了。今天的曲调很欢快,姐姐的脸上也露出迷人的微笑,好像又回到了少女时代一样。知道姐姐高兴原因的燕南天,几乎想哭出来。
  姐姐的媚态烙印在脑海中无法抹去,阴户被男人的肉棒插入,还用淫浪声说阴户快要熔化了,姐姐的那种声音又萦绕在耳边。
  “南天,听爹爹说你今天练功不用心,差点走火入魔,你不要紧吧?”看见燕南天进来,南玉止住琴声,走过来拉着他,关心地问。
  “你不是不关心我么,还管我的闲事做什么?”燕南天用少有的粗鲁态度大声说。
  “南天,你在说什么?”燕南玉被弟弟的反应下了一跳。
  “你很清楚我在说什么!”燕南天冷冷地说,“我知道女人一旦有了情人,就可以忘掉身边所有的其它人。”
  “你……你难道……”
  “我都看见了。”燕南天点头,垂下眼皮,无力地倚在墙角。
  南玉惊讶得不知所措,脑海里浮现和魏无牙拥抱在一起的场面,不知不觉中,脸颊的肌肉开始抽搐,美丽的嘴唇也微微颤抖。
  燕南天看到姐姐面临崩溃的样子,突然感到热血沸腾,他冲上去从后面抱住她,把手放在她的胸部,抚摸丰满的乳房。
  “南天……不要!南天!”
  南玉无法挣脱弟弟热烈的拥抱,但还是用力扭动。
  “我爱你,姐姐,你知道吗?我爱你!再不说出来,我就要疯了!”
  受到姐姐阻止的燕南天开始使劲揉搓乳房。
  燕南玉立刻感到有一股寒流从后背掠过,不知是什么滋味。
  正当姐姐感到困惑之时,燕南天拉开宫衣的胸襟,把手直接伸进肚兜里,抓住乳房。
  “我爱你,姐姐!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乳房柔软而有弹性。
  “南天……不可以……”
  不知为什么,南玉虽然这样说,但却没有真的推开他的手。
  燕南天继续解开肚兜的吊带,手向下移动。
  “南天……”
  南玉的脸变得通红。
  燕南天还在动作,左手扶摸乳房的同时把右手放在裙子外探索私处。
  “啊……南天……”
  南玉整个人立刻瘫软下来,后背靠在燕南天怀里。
  燕南天的手指继续追逐姐姐的下体。
  “啊……啊……”
  南玉发出甜美的哼声,被弟弟摸到自己的阴户时,不如为何,全身产生异常兴奋。
  这种兴奋,远超过和魏无牙相拥时的感觉。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不可以!不可以做这样的事!
  心里如此呐喊,然而身体却不听使唤,反而淫荡的产生搔痒,阴户也溢出蜜汁。
  这时燕南天拉起姐姐的霓裙,露出修长而性感的大腿。
  燕南天看得几乎忘记呼吸。
  南玉穿着黑色的吊袜带,吊起极薄的长袜。
  包围性感大腿的镂空丝袜,只到大腿根下数公分的位置,上面有两条吊袜带,两腿之间是高开叉的三角裤,从黑色的蕾丝边露出阴毛。
  这种挑拨性的黑色内衣,使燕南天的情欲更加炽热。
  “啊……南天……不要看!”
  南玉害羞得几乎想钻进地洞。
  “真美!姐姐……真美!你永远是我心目中最美的女人!”
  燕南天的手在大腿根徘徊,终于战战兢兢地在内裤外抚摸到耻丘,“南天……那里……不要……”
  南玉夹紧双腿,拒绝弟弟的手指侵入。可是却不自主地扭动娇躯,这更激发了燕南天的欲望。
  他把内裤拉开,找到肉缝,手指钻入溪谷里。
  “不行啊!”
  “姐姐,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是不是,姐姐?”
  南玉轻轻闭上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该承认这个隐藏在心底深处的秘密。
  燕南天流出眼泪,同时又想把手指插入肉洞内。
  “姐姐以前是那样疼爱南天,可是姐姐现在也把南天看成多余的人了!”
  “姐姐绝不会那样!”
  “可是我看到了,姐姐和别的男人拥抱,还……做出那种事情……”燕南天抱紧姐姐,“我已经是一个男人了,姐姐不用再把我当作小孩子。姐姐如果寂寞的话,我会安慰的……南天只爱姐姐一个,南天愿意为姐姐做任何事!”
  燕南天的话刺激了南玉的本能,理性也在这瞬间瓦解。
  “南天……对不起……我是受到魏无牙的诱惑,才会和他……”南玉眼中闪过泪光,回身和弟弟拥抱,“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控制不了自己……”


  “姐姐……”
  “其实,姐姐也爱你,姐姐……好想你……”
  终于把心底的话说出来,南玉感到轻松,同时在弟弟火热的拥抱下也感到幸福。
  “姐姐从小对你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现在我知道了,那是爱……是女人对男人的爱……”
  “谢谢你……姐姐……”
  “因为爱你,又不能和你做出不伦的事情,所以姐姐才把感情埋在心底,是不想伤害你……你还年轻,武学造诣又好,前途一定不可限量,姐姐不想为了一己之私误了你的一生,你明白吗?”
  “我不管!除了我的好姐姐,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和你在一起!”
  “天弟,有你这句话,姐姐死了也心甘!”
  “姐姐,天下人不许我们在一起,我们就偏偏要在一起,偏偏要相爱,你说好不好?”
  “看到你长大,姐姐好高兴!”
  南玉这样说着,分开大腿,让弟弟的手进入花园里。
  燕南天的手指找到阴核,拉开阴唇,露出红豆大小的肉芽,开始用中指揉搓。
  “这就是姐姐的阴核吗?”
  “啊……是啊……南天……你的手指真会弄”
  “我想看!可以看吗?”
  燕南天说完,身体就向姐姐的下腹部移动。
  霓裙被解开,内裤也慢慢被拉下去。
  南玉也抬起屁股配合弟弟的动作。
  燕南天把黑色的三角裤脱下去后,用火热的眼光凝视结节的胯下。
  微微隆起的耻丘,那里的阴毛并没有完全卷曲,形成美丽的倒三角形。
  看到从阴唇露出来的粉红色阴核,鲜红色的阴唇将肉洞封闭,丰满的大阴唇上还长出少许的短短阴毛。
  “真美!”
  对少年而言,这样仔细观察女性性器,是可以和失去童贞媲美。
  “啊……不要这样一直看……”
  南玉的脸上泛起桃红。
  燕南天用手指夹住花唇,软绵绵的淫糜感觉,从手指直传到大脑。
  又找到阴核,已经比刚才膨胀,发出粉红色的光光泽。
  用手指揉搓时,姐姐发出甜美哼声,后背向后挺。
  燕南天的胯下物开始勃起。
  分开阴唇,看到鲜红色的肉洞时,燕南天的胯下已搔痒得无法忍耐。
  “我需要姐姐!”
  燕南天站起来把南玉抱到床上。
  燕南天迅速脱去身上的衣服,露出已经十分健壮的男性躯体。
  南玉得眼光立刻被弟弟的肉棒吸引。
  她感到很惊讶,弟弟只有十五岁的年纪,那里已经不可思议地有七、八寸长,她从来也没见过这么雄伟的阳具。
  龟头发出光泽,向铁棒一样坚硬,棒身挺立成锐角。
  南玉仔细凝视弟弟勃起的肉棒,感到莫名的兴奋。
  “啊……南天……不如何时已经成人了……”
  燕南天也爬上床,不知从何处学的,采取九六式的姿势。
  “真好……南天……”
  南玉知道母亲每晚都要安排一名移花宫的宫女到燕南天的房里侍寝,燕南天对于男女之间的事情早已不是门外汉了。
  此时,燕南天已经把脸靠在大腿根上,用嘴唇摩擦姐姐的阴核。
  “啊……唔……”
  南玉发出做姐姐的不该有的哼声,同时握住弟弟的肉棒,慢慢揉搓龟头。
  在手指上稍用力,滑过龟头的伞状边缘。
  “很舒服……”
  大概是为了配合姐姐,燕南天又把嘴唇贴在姐姐的肉缝上。
  南玉握紧弟弟的肉棒上下套弄着,燕南天也用力吸吮阴核。用舌尖顶开花瓣时,姐姐扭动下半身表示苦闷的样子。
  “啊……南天……”
  受到姐姐淫浪声的鼓励,燕南天把手指也插入肉洞里,而且不是一根,是食指与中指同时插入。
  肉洞里是湿湿滑滑的,手指很快地进入到根部,燕南天从手指享受到肉壁收缩的快感。
  “啊……啊……”
  子宫口受到摩擦时,南玉的大腿不由得痉挛,同时把弟弟的龟头含入嘴里,然后吸入到一半,开始用嘴唇轻揉,舌尖舔着龟头的尖端。
  “啊……”
  产生的无比兴奋的快感,使燕南天的脑海一片空白,他更用力的在姐姐的肉洞里搅动手指。
  指尖碰到躲在深处的子宫口。
  燕南天想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子宫,但滑溜溜的,夹不住。
  “好……还要这样弄……”
  南玉这样要求后,又把弟弟的龟头吸入口中,用嘴唇摩擦龟头的伞部,或吐出龟头,用舌尖刺激马口。


  “啊……啊……”南玉放纵地喊着。
  能和自己心爱的男人用这种亲昵的姿势交合,任何女人都会有满足感。
  南玉现在已经完全把自己当作一个荡妇,在肉欲的快感中不可自拔。
  燕南天抱着她走了大概有半个时辰,才把她放下来,不知疲倦地从后面又进入她的体内。
  南玉的小穴里痉挛着,她自己也数不清这已经是今天第几次的高潮了,她只感到自己像爬山一样,在快乐的巅峰上越升越高。
  燕南天在她后面,双手横抱着她的身体,继续做抽送动作,右手伸向前去,拉开肚兜儿揉搓丰满的乳房及硬挺的乳头。
  南玉伏着身躯,头部上下摆动,口中一直发出愉悦的呻吟声。
  燕南天立起上半身,挺起腰干,然后,将俯伏的娇躯用力向自己股间抬高。
  潮湿的花瓣,因为长时间的交媾,大大开启着,如鲔鱼般红艳色的秘肉裸露出来,阴道口张开,白浊的蜜汁晶莹地闪着光,似乎邀请男人肉棒的插入。
  燕南天拿着浸满女人淫液的肉棒,红黑发亮的大家伙傲然的矗立着,一口气往她的小穴用力插进。
  “啊!”南玉大叫一声,手掌贴着草地,像狗一般跪伏在地上。
  他用力摇动腰部,肉棒直陷入丛毛边缘,这一次,他尽情地冲刺。
  “啊……”
  她的头摆动得更加疯狂,上下不停晃动,雪白的臀部一直向男人的股间推进。
  “还要……再用力一点……”
  淫荡的女人失神地喊着,头向前向后的一阵狂摆,身躯上挂满晶亮的汗珠。他不容得她的告饶,继续做腰部动作,左手轻揉突起的阴核,右手在肛门四周不断按摩。
  她的眼神迷离,翳了一层水雾,娇躯再度贴向草地,拱起上半身。
  “我……又要去了!”再一次享受高潮。
  她在男人肆意的抚弄下,翻腾又跌落,在绝顶的高潮中徘徊。
  “姐姐……要射出来了……”
  随着燕南天的低吼声,燕南玉宛若一只水蛙般的偃息在草地上。
  燕南天渐渐抽离她的身躯,让她仰躺,用正常体位紧紧拥抱着她。
  “我爱你……”南玉不停地亲吻他的脸颊,“我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姐弟……”
  这个时候,离得不太远的树梢上隐隐有人影闪过。